<i id='86s2m'><div id='86s2m'><ins id='86s2m'></ins></div></i>

<acronym id='86s2m'><em id='86s2m'></em><td id='86s2m'><div id='86s2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6s2m'><big id='86s2m'><big id='86s2m'></big><legend id='86s2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dl id='86s2m'></dl>
  2. <span id='86s2m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86s2m'></fieldset>
    1. <i id='86s2m'></i>

    2. <tr id='86s2m'><strong id='86s2m'></strong><small id='86s2m'></small><button id='86s2m'></button><li id='86s2m'><noscript id='86s2m'><big id='86s2m'></big><dt id='86s2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6s2m'><table id='86s2m'><blockquote id='86s2m'><tbody id='86s2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6s2m'></u><kbd id='86s2m'><kbd id='86s2m'></kbd></kbd>
    3. <ins id='86s2m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86s2m'><strong id='86s2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愛情投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经典电影_国产精成人品_国产精成人品观看

            不是每一天醒來的時候都有好心情的。

            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,安璐掰著手指頭念念有詞地計算著。曹唯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聯系自己瞭,想到這裡,安璐不免有些失落,她嘆瞭口氣,閉上瞭眼睛。書上說,做女人要學會矜持,這樣才有味道。安璐看書的時候總是想,我就是這樣的女人,即使現在不是,也一定可以做到的。

            暑假開始已經將近半個月瞭。一個星期之前,安璐和曹唯去逛街。安璐不喜歡去商場,覺得品牌的衣服又貴又普通,相比之下,她更喜歡去路邊的小店慢慢淘。

            臨出門的時候,曹唯說:“又不是沒有錢,你也該買些像樣點的衣服瞭吧,不能總這樣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呀,難道說現在這樣的不像樣瞭嗎?真是的,可是我喜歡呀!”安璐撅起嘴,“我就喜歡每天穿不一樣的,我就喜歡便宜的。我本來就不是一個高貴的女人嘛。”

            安璐總覺得曹唯最近越來越喜歡挑刺瞭。她說很喜歡的歌手,在他眼裡都太俗氣瞭;她說非常愛吃的東西,他覺得是垃圾食品;她喜歡熬夜上網到很晚,他卻說早睡早起才健康。“什麼都要和我對著幹,是不是不喜歡我呀?”安璐有時這樣問自己。但是再想想,卻覺得這樣其實是對自己的關心。

            在一傢小店裡,安璐看中一條長裙子,雖然曹唯不喜歡,但還是穿上試瞭試。安璐在鏡子面前左看右看,不自覺地轉瞭幾圈,覺得真好看啊。老板也在旁邊誇贊,說安璐穿著它又俏皮又可愛。“今年日本那邊很流行這樣的款式呢,你眼光真好。而且你長得這麼甜,很合適啊。”安璐笑得合不攏嘴,問曹唯:“你說句話嘛,好不好看啊?”曹唯一直在玩新買的手機,聽安璐這樣一問,才抬起頭,說:“這麼長,都要拖到地上瞭,不覺得老氣啊。”

            安璐轉身又照瞭照,雙手叉腰,歪著頭從鏡子裡反問:“這樣老氣嗎?你有沒有眼光啊!”這時候老板也說話瞭:“哎呀,小姑娘穿怎麼會老氣嘛,而且顏色這麼粉嫩,很青春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反正我不喜歡,你看著辦吧。”曹唯說完便又低下頭擺弄起瞭手機。

            “每次都是這樣,總是這麼掃興!不行,我一定要買。”說完,安璐生氣地推開更衣室的門,換上自己的衣服。她熟練地和老板討價還價,最後高興地拿著袋子對曹唯說:“嘻嘻,我厲害不,半價拿下!”

            曹唯抬起頭,看著安璐,慢悠悠地站起來,朝門外走。

            “哎,你等等我嘛!”安璐伸手去抓曹唯的手,“你有什麼不開心的,我真的覺得很好看啊,又不是叫你穿,你何必這樣子呀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說瞭我不喜歡你穿成這樣嗎?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不是說瞭我喜歡穿成這樣嗎?”

            “隨便你吧。”

            安璐頓瞭頓,低下頭問“你不就是念念不忘你的前女友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你在胡說些什麼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說錯瞭嗎?她不就喜歡穿緊身衣,超短裙嘛?可是我不是她!”

            “這之間根本沒有關系!“

            “沒有關系才怪!你總是嫌棄我,你總是拿我和她比較!”

            “······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就算是比較也應該公平一點吧,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她作為最佳標準,能不能換我一次啊。”說著,安璐竟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別說瞭,你想多瞭。”曹唯說著想去摟住安璐,但是安璐退瞭一步,躲開瞭。

            “你認真想一想吧,對我究竟是怎樣的感情。如果隻是因為開始瞭,怕我傷心,那麼還是坦白告訴我吧。”安璐低著頭,“等你想清楚瞭再來告訴我。”說著,轉身跑開瞭。

            路上的行人有不少註意到瞭這對鬧別扭的年輕情侶。也許這樣的場景無論是在銀幕上還是在小說裡,都見多瞭,大傢看過一眼後也就不再看瞭。

            安璐跑瞭幾步,卻留心聽著有沒有追趕的腳步聲。“壞蛋,為什麼不來追我啊,”安璐心裡責備。於是,故意放慢腳步。

            “應該知道我是希望他追上來的吧,”安璐心想。可是,又走瞭幾步,曹唯還是沒有追上來。“也許我應該給個臺階讓他下,”安璐想著,停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曹唯還是沒有追來。安璐就這樣站在來來往往的人群裡。突然,一副畫面浮現在瞭她腦海中。一個男人,高大帥氣,站在幾米之後一動不動地望著自己。安璐心軟瞭,慢慢地回過頭。

            畫面破碎瞭。曹唯已經走遠瞭,隻留下一個晃動的背影。

            “真討厭!太沒有男子氣概瞭!”安璐嘟起瞭嘴,又跺瞭下腳。到底是討厭曹唯沒有男子氣概,還是討厭曹唯沒有給自己面子呢?安璐也分不清。

            當天,曹唯沒有聯系安璐。握著手機,安璐暗暗發誓:哼,那我們就比一比,誰更有耐心。雖然這樣想著,安璐還是不斷上QQ、查郵件,生怕不能第一時間得到曹唯的音訊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好朋友藍筱敏打電話過來,邀請安璐去她傢看新買的小狗。

            因為兩傢距離比較遠,安璐原本不想去,但是想到這樣可以打發時間,就不用整顆心都焦急地等電話,於是便答應瞭。照理應該坐地鐵過去,但是安璐卻站在小區門口等起瞭公交車。

            “公交車走得慢一些,走過的路多一些,說不定路上能遇見他呢。”安璐是這樣盤算的。

            藍筱敏傢新買的小狗是泰迪,咖啡色卷卷的毛,站著不動的時候就像毛絨玩具一樣,特別可愛,很受年輕人的喜愛。

            “哎呀,好可愛啊!”安璐抱著小狗愛不釋手,輕輕地撫摸著,對筱敏說“***媽真好,太羨慕你啦!我媽媽怎麼樣都說不許養狗,還說我不會照顧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恩,是啊。不過確實養瞭以後發現真的好麻煩,洗澡刷毛這些倒無所謂,送到店裡去就可以瞭,但狗狗是會覺得寂寞的動物,要多和它玩才行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不正好,你反正也沒什麼事,正好互相娛樂。”

            “總是和它完也會累啊,再說瞭,開學以後我回學校瞭,它就會很寂寞啦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就養一隻小貓唄,玩不玩應該都可以的吧?”說完,安璐哼起瞭SHE的《波斯貓》來,“一轉眼就又,看不見。”

            不知道為什麼,安璐突然覺得曹唯倒是和貓有些相似。

            晚上回到傢,安璐還是第一時間打開電腦,看看有沒有曹唯的消息,但結果卻是又一次失望。

            “沒關系,這傢夥本來就比較愛耍酷,那麼就再給他幾天期限吧。”安璐想。

            說起來兩個人在一起已經差不多快十個月瞭。曹唯和安璐在同一所大學學習不同的專業。曹唯在數學系,安璐在電子系。大二的時候,許多同學都已經開始準備全國數學建模的比賽瞭。曹唯在班裡算是中等生,雖然對這樣的比賽不太在意,但還是被同學拉著組瞭個小隊。安璐是電子系的副年級長,成績優異,再加上本來就對各類比賽十分感興趣,因此也找瞭幾個男生一起報名瞭比賽。就這樣,原本毫無關系的兩個人見面的時候也有瞭些面熟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參加建模比賽的同學裡,大部分都是男生,很少有女生能吃這樣的苦。連續在實驗室熬上幾天,不休不眠,身體也不怎麼吃得消。安璐本身長得就比較漂亮,如今呆在這個男多女少的群體中,更是鶴立雞群,很惹人註意。慢慢地,有人開始稱她為“電子系系花”,還有人主動來向她搭訕和要電話號碼。

            安璐不是那種害羞靦腆的女孩子,可是每到這個時候還是會臉紅,雖然心裡早就樂開瞭花,但嘴上還是用“對不起,我不習慣這樣”來回絕。

            曹唯雖說不是特別帥,但因為身材高大,在外形上便自然獲得一些加分,是比較能讓人記得的面孔。

            那天正下著小雨,安璐沒有帶傘,低著頭往宿舍跑,經過超市的時候撞在瞭曹唯身上。曹唯正從超市出來,手裡拿著一罐可樂,由於剛打開,被安璐撞到後手一顫,可樂翻瞭出來。安璐個子不高,差不多隻到曹唯的肩膀。安璐撞在瞭曹唯的左臂,他趕緊抬手,握著可樂罐的左手臂在空中劃瞭個圈,落到瞭安璐的背後。這時候兩人的姿勢,在旁人看來就像是一個男孩摟著一個女孩,但是他們卻完全沒有意識到。

            “哎呀,對不起,跑太快瞭,沒有註意到啊。”安璐抬起頭望著曹唯,眼睫毛上還掛著水珠。因為下雨的緣故,安璐不停地眨著眼睛,於是,眼睫毛便帶著水珠在曹唯面前乎上乎下撲閃著。

            安璐的眼睫毛雖然不濃密,也沒有彎彎地向上翹起,但的確很長。曹唯低頭看著她,覺得真好看吶。“哦,沒,沒關系,”曹唯居然有些口吃,但是反應瞭幾秒,又接著說,“你,你是電子系系花吧?哈哈!”

            這時,安璐也註意到這個男生是數學系的同學。第一次撞瞭人道歉後聽到這樣的話,安璐愣瞭一會,突然覺得更加不好意思瞭,趕緊低下頭,半鞠躬地說:“沒有。不好意思呀,真的不好意思,走得太急啦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瞭,別道歉瞭,真的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  “恩······”

            “你就別‘恩’瞭,還在下雨,你快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這時候,曹唯的幾個朋友買完東西從超市出來,看到這一幕,紛紛發出瞭“喲”“呃呵”“咦”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安璐趕忙抬起頭,說瞭聲“再見”就匆匆離開瞭,甚至都沒有再看曹唯一眼。

            曹唯的朋友們走上前,搭著曹唯的肩膀,說著“不錯呀”“你小子可以嘛”,逗著曹唯。

            “好瞭,隻不過她跑過來的時候撞瞭我一下,你們就別起哄瞭啊。”曹唯推瞭推幾個哥們,笑著說。

            “有沒有情況我們不知道,不過曹唯呀,你也大二瞭,是該找個女朋友啦,別老想著你那位‘前任’啦。那女人這麼風騷,和你分手以後又不知道換瞭幾個男人,你還是快點忘瞭吧。”萬賀把手往曹唯的肩膀上一搭,看樣子語氣十分認真。萬賀和曹唯從初中開始便是特別好的朋友,一直到現在,兩人又成瞭同學,他們可以說是無話不談。

            見曹唯不回話,萬賀接著說:“你說那小姑娘會不會看上你瞭啊,看她說話的時候臉很紅啊。恩?可以考慮一下,兄弟挺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謝謝你,我謝謝你瞭。不過你還是多考慮下你自己吧,啊,萬少爺!”曹唯用手肘頂著萬賀的胸部,顯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。